Post Jobs

“天下无不是的父母”这句话你认可么?

老话说:虎毒不食子。一个在活着体会过炼狱十八层的年仅5岁的孩子,到底是有个怎样恶毒的母亲??

当验尸官解开小女孩的衣裤时,眼前的景象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傻了眼:一个5岁多的孩子身高却不足95cm,一道道肋骨在薄薄的皮下清晰可见,屁股上的两块骨头高耸着,又黄又稀疏的头发生前被揪拽得长短不一。小女孩的尸身上除了脚底外再也找不出一处完好无损的皮肤,有的地方甚至还溃烂流着浓水。她的嘴唇被油烫得翻了皮,手和脚上的指甲因为淤血而变得乌黑。

小女孩的名字叫苏丽,她死的时候正值寒冬腊月,可她的身上却只穿了一件单薄的并不合体的短袖和一双破旧的凉鞋。

这位恶毒的母亲叫燕志云,32岁时的她违反计划生育生下了女儿苏丽,这也导致燕志云为此丢了工作。没有了工作的母亲此后便时常拿女儿小丽出气,当时小丽不过2岁,生理上还没有形成自理大小便的能力,为此燕志云总会无情地毒打女儿,导致小丽此后很长一段时间都因恐惧而导致大小便失禁,毒母又为此开始严格控制女儿每日的食量,那时小丽每天只能吃两个小拳头大小的馒头或者两小半碗的面条。因为饥饿,小丽不止一次跪在妈妈面前乞求她能多给她点吃的,可她这样做换来的却是毒母的冷眼和无动于衷。因为太过饥饿,小丽偷吃过馒头,结果被母亲发现后,用小锤子砸她的手指和脚趾。

两岁开始,小丽就已经开始自己洗衣服了。寒冬腊月,她的小手经常被冻伤,可即便是这样她也没能逃脱被毒母殴打的命运。那时小丽的家乡冬天的时候平均气温在零下10摄氏度左右,她家的三间屋子,其中两间都架着煤球炉,但那里住的是爸爸妈妈和哥哥,而她,她只能一个人蜷缩在阴冷有潮湿的小北屋里,屋里仅有的是一床薄薄的婴儿被。

当妈的如此歹毒,当爸的也同样。在他们的眼里、心里好像自己的孩子只有那个男孩,而小丽只是个没用的只会吃饭的废物。每当妈妈毒打女儿时,当父亲的不但没有去阻止,反而还会跟着一起无情的斥责甚至殴打。

1990年12月10日晚上,邻居去燕志云家串门,却无意发现年仅3岁的小丽跪在搓衣板上,她的嘴被纱线针,黄色的线被鲜红的血染红,打了结的线头还长长地垂在小丽的嘴边,她的眼泪如断了线的珠子,把胸前都浸透了….邻居被眼前这一幕吓得楞在了原地,见虐待的事情败露,毒母赶紧解释说她这么做全是因为女儿偷吃鸡食,因为太脏了所以才这么惩罚她。事后,当邻居回到家后除了被刚刚经历的那场暴行震惊到痛哭的同时也向当地居委会反映了这一情况。

毒母燕志云因3岁女儿偷吃鸡食被缝嘴的恶行当年轰动了整个青藏高原。当地的几家知名报纸都做了相应报道,当人们都在谴责这位母亲的同时也以为她会为此事有所收敛,可谁又能想到,这之后的两年多的时间里,她更加惨绝人寰地虐待女儿,甚至比之前有过之而无不及。

1993年3月2日中午,长年饱受摧残的小丽早已瘦的不成样子,5岁半的她从来就不知道吃饱是什么感受。当天她的母亲正在给儿子煎肉,一阵阵扑鼻的肉香味让小丽一时间竟忘记了偷吃会面临被母亲再次殴打的后果,趁着母亲上厕所的空档,她忍不住用勺子小心翼翼地捞起了一块小小的肉渣放进嘴里,正在这时毒母进来了,她一把揪住女儿的头发用力将她的头向着墙上撞去。仍不觉得解气的她看到火上正在沸腾的油锅,再一次揪住女儿的头发用力往后拽,然后用大腿夹住她的身体,随后用一只手舀起一勺滚烫的油,向女儿的嘴里灌去……

第二天、第三天、第七天……小丽几乎没吃什么东西。10日凌晨她走了。

当小苏丽的事情被媒体曝光后,记者采访中,当有人责备燕志云不该这么虐待孩子时,毒母却叫嚣道:“我自己的孩子,我愿意怎么打就怎么打,你们管不着!”即便后来进了收审所,她也依然对自己的罪行毫无悔过之意,依然认为这一期都是“该死的小丽”给她找的麻烦,她甚至不解:打自己的孩子算犯法?

最初听到这个故事的时候一直以为只是个故事,从没想过这是真实发生的事情。那位毒母最终只被判了7年的有期徒刑,出狱后还亲自去扒掉了女儿的坟。这种猪狗不如的东西,祝她早日体验十八层地狱!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