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 Jobs

爸爸妈妈放过我吧:他们被虐待的人生我不忍看

今天这篇文章,没有太多医学知识,也没有科普。犹豫了很久到底要不要写这么一篇文章,因为这每一个字眼都太疼了。

如果你是一个看恐怖电影都会害怕的人,那么接下来的内容建议你不要再翻下去了。

“滚烫的开水从头顶浇下,伴随着100℃的开水,皮肤开始起泡。旧伤还没愈合,又一次被撕开。

点燃的打火机不是为了吸烟,而是用接近500℃的火焰中心点烧嘴唇。嘴唇由红变黑,再变焦。

冷冰冰的钳子被拿出来放在嘴巴里,用力一夹,鲜血喷涌而出,牙齿也随之脱落。这还没完,脱落的牙齿不许吐出来,要吞进肚子里。

胳膊似乎还是完整的,那就把钢针扎进去吧。扎完好像还不行,那就强行掰断,清脆的响声,胳膊粉碎性骨折…”

这些情节,是不是光看着就毛骨悚然、浑身颤抖?就是这些比《电锯惊魂》还要残忍的镜头,却不是出自电影或小说,而是来自现实。

更可恨的是,虐待女孩的凶手,不是陌生人,更不是邻居,而是女孩的亲生母亲刘妍彦和其男友陈国威!

这是上月底,震惊全国的抚顺虐童案。在被虐待的几个月里,6岁女孩童童全身是伤,数十次骨折,被发现送医院后甚至下达了病危通知书。

后面的事,想必大家都有关注。目前童童母亲和其男友已经被逮捕,公诉将在这个11月开始,我们期待法律的严判!

有的父母带给孩子的是阳光普照的温暖人间,有的父母却是孩子一生痛苦和噩梦的来源。

这个7岁的男孩名叫小伟豪,本应拥有美好的童年。但此刻的小伟豪却只能裹着厚厚的纱布,忍受着疼痛躺在病床上和死神较量。

医生见到小伟豪时,他的双手没有一块好的皮肤,肌肉严重感染,甚至部分已经坏死。

可是和一个7岁的男孩,能有什么深仇大恨!?更重要的是,下这般狠手的,居然是男孩的亲生父亲。

身为父亲,Dr.X自始至终想不明白,为什么有人会对自己的亲生孩子下那么重的毒手。

他们曾是你日日期盼历经十月怀胎才到来的宝宝,他们曾与你骨血交融,他们也曾在你怀里撒娇,那一刻他们以为自己是最幸福的,他们学会的第一个词语就是“爸爸妈妈”啊!

这样的新闻,随手一搜,还有很多很多。这些疼痛,这些噩梦般的字眼,一次次拉扯着我们的心脏。

孩子面部青紫,身上腿上都有被开水烫伤的烂痕,期间邻居、爷爷奶奶和亲妈都知道虐待的存在,但都选择视而不见,直到他不幸死亡。

被送到医院时,75%颅骨粉碎,两根肋骨骨折。双眼视网膜和上门牙脱落,全身多处皮肤溃烂,心脏也曾一度停止跳动。时至今日,鹏鹏依然还是植物人状态。

我们不敢想象,那些明媚青天和漫长黑夜下,他们孱弱瘦小的身躯,是怎样承受来自最亲近之人的殴打与虐待。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曾做过一项社会调查:74.8%的中国儿童曾遭受过不同形式的虐待。

还有一项调查显示,2014年前6个月,国内媒体曝光的104起虐童案中,亲生父母已然成为虐童的主力军,占比达到49%。

话题之下,是无数网友的回答。每一条回答,都是一段童年时期的被虐待或殴打的噩梦。

受到诸多因素的影响,中国的多数父母们一直秉承着“打是亲骂是爱”“棍棒之下出孝子”等理念。

可他们永远不知道,这样的理念可能正在慢慢毁掉一个健全的人格与完整的人生。

要知道,一个孩子一生如果遭遇过一次暴力,那么由此造成的心理创伤(PTSD)可能持续4年。

这些孩子更容易出现缺血性心脏病、慢性阻塞性肺疾病和肝病等。有的人,用童年来治愈一生;有的人,却要用一生来治愈童年。

心酸的是,那个被亲妈和亲妈男友,差点虐待死掉的女孩,在面对前来探望她的人时,一直忍着疼痛,用那不完整的笑容,给关心自己的人一个善意的回应;

心酸的是,那个2岁半被亲妈虐待致死的女童。在奄奄一息时,面对施救的警方,嘴里依然念着:妈妈抱,妈妈抱。

更心酸的是,我们至今没有一个完整有效的机制,可以在早期介入到儿童虐待案中。

这也导致,很多时候我们明明发现了孩子被家人虐待,最后却只能不了了之。因为这一切,不过是“别人的家务事”。

还有一点很遗憾,我们目前并没有很明确的虐童法。除了《反家庭暴力法》之外,似乎再难有专门的虐待儿童罪了。

模糊的虐待标准,微弱的惩戒力度。这对每一个被虐者而言,是永无阳光的黑暗;对施暴者而言,是有恃无恐的作恶。

1990年12月,3岁的苏丽因抓吃鸡食,被母亲用针和膨体线年里,苏丽被亲生母亲多次虐待。

法律是最低程度的道德,这句话一点没有错。只有不断完善有些东西,让那些无知又可恨的父母们明白,他们的行为是犯罪。才能震慑那些即将打开的罪恶之手,才能保护那些没有任何能力自卫的孩子。

一起起虐童惨案,一起起人间悲剧。悲剧来临时,我们愤怒,我们激动,我们讨伐…可是,悲剧过后呢?等待下一次悲剧的到来?我们必须思考,思考如何防止下一次悲剧的发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